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花】繁花一夏(07~09)

  但事實上每一場比賽他都有看,他看著張佳樂每一次對戰的奮力一搏,在解說員嘆為觀止連螢幕都看不清的七彩絢麗中找尋百花撩亂的身影,他靠著猜測和身體上已經下意識記得的習性總是能比任何人更早察覺到百花撩亂的蹤跡――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他偶爾會回張佳樂幾句,假裝的像是他只是修了一個長假,儘管他們兩個都知道那不是事實。第六賽季的百花打得不好,繁花血景的主軸離開頓時亂了好一陣子,在孫哲平察覺後,才發現自己其實已經很久沒有收到某人興奮或是炸毛的簡訊了。
  第七賽季時他開始打工,有時候常會和比賽相撞,沒辦法看轉播,常常晚上回來看比賽到半夜。今年的百花似乎開始重新振作,打出了自己的節奏,他看著百花撩亂在盛開燦爛如花的攻擊裡穿梭,想著張佳樂終究找到了自己的出路。總決賽打完的晚上,他有些疲憊的打開房門,想著先洗個澡再重播來看,卻被守在電腦桌前一臉錯愕處於低氣壓的室友嚇了一跳,他還沒開口說什麼,就看到對方支吾後猶豫地說出口「老孫……你知道張佳樂退役了嗎
 
 他在室友的螢幕上瞄到雖然笑著但眼神一片低迷的人,恍恍惚惚的,似乎想起當初他說要退役時,一臉慘白的張佳樂。
 



08
 
  他練了一支新號,叫再睡一夏,就像最一開始和百花撩亂在榮耀裡認識一樣,他親手走過每一段路,點過每一個任務,殺了每一個怪,打過每一個BOSS,雖然不以為意的說著閒著也是閒著,但孫哲平想自己或許還是抱著那一點可憐的癡心妄想。
 
  ――或許他終會在下一個柳暗花明處,與百花撩亂相見。



 
09
 
  他在第十一賽季時才正式和張佳樂見面。
  事實上他們在第十賽季時就已經恢復聯絡,只不過身處不同陣營,有各自訓練他們已經無法像當年一樣幼稚的說想見面就見面,雖然說是恢復聯絡,不如說他們都在努力克服著那股隔閡感,說起來也好笑,他們因榮耀相遇、因榮耀相離,卻又因榮耀相和,單薄的一生因此而豐富了起來。
  他們到了Q市,孫哲平握著手機站在霸圖戰隊樓下,過沒多久看見一個戴口罩、戴圍巾活像是重感冒的人鬼鬼祟祟的走出門口,孫哲平看看自己身上的短袖T恤,頓時生出了不想接近這個人的想法。
  他靠近張佳樂,一把壓下了對方的頭,「如果不想被人認出來的話,先把頭髮遮住才對吧。」標誌性的長馬尾可不是多少人都有的。
  張佳樂在孫哲平壓住他的頭時全身僵了一下,聽到他的聲音才伸出手撥掉正在蹂躪他的頭的手。

  「孫哲平」配著被弄亂的亂髮和對方一臉咬牙切齒的表情,活像是被搶食而炸毛的貓。
  張佳樂是剛複完盤跟張新杰請了假才溜出來的,張新杰看看自己的前輩,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今晚請假的緣由是什麼,只簡單的吩咐了一句請早歸。
  在霸圖好歹也待了兩年多,當起導遊來也不太吃力,但也只限於附近的小吃店,他們倆個一路吃吃喝喝,倒像是回去了過往在百花偶爾溜出來吃夜宵的生活。
  他們聊著今天的比賽,聊著這一個賽季的表現,又扯到了張佳樂其實還是不太適應Q市的氣候,說著孫哲平倒是覺得B市還蠻適合他的。

  「那下次我去你那邊去招待我吧,大孫。」張佳樂笑得一臉興奮,義斬也算是剛成立沒幾年的戰隊,他去過那邊的主場也只是最近的事,但那時候他們兩個都處於尷尬的時期所以沒有約出來。
  他笑了笑,低聲說「行啊,等你失業後。」
  「靠」張佳樂先是跳了起來,似乎也想起了孫哲平離開時說的我養你,紅著臉叫道「孫哲平你不要亂說
 
  最終他們在交叉路口分手,孫哲平在張佳樂轉身的那一瞬間幾乎是伸出了手想抓住他,卻在碰到前定格縮回了手,他想著,算了,也不差這一段時間。
  張佳樂蹦蹦跳跳的身影在走沒幾步後停下,似乎能察覺到孫哲平還在看著他,揮了揮手咧開了嘴給孫哲平一個大大的笑容,「大孫,再見
  孫哲平朝他揮了揮手後走了幾步,抬起頭看向漆黑的夜空。

  他覺得張佳樂笑起來也像煙花,就這樣填滿了他生命中每一個有他的剎那。






屯很久了,估計撸也撸不長,乾脆放出來
沒有大綱對我來講簡直就是坑了(r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